《降b小调第一钢琴协奏曲》是伟大的俄罗斯作曲家彼得·伊里奇·柴可夫斯基最为经典的名作,开始部分激昂澎湃、高亢有力的大和弦是这部作品辨识度最高的特征,这部伟大的作品在世界音乐舞台上流传了百年,演奏频率极高。很多爱乐者都是从这部作品开始接触柴科夫斯基,在《胡桃夹子》《睡美人》的童话中,用《如歌的行板》速度,品位人生《四季》,最后不禁感叹《“悲怆”交响曲》,正因为此,中国古典乐迷们都亲切地称他为“老柴”。

 

  如今,以柴科夫斯基名字命名的百年名校莫斯科国立柴科夫斯基音乐学院的交响乐团将在著名指挥家维切斯拉夫.瓦列耶夫的带领下将来到中国,携手青年钢琴家鲁超一起带来“老柴”著名的《降b小调第一钢琴协奏曲》。

 

  古老的歌谣

 

  莫斯科国立柴科夫斯基音乐学院原名为莫斯科音乐学院,由杰出钢琴家、指挥家兼音乐推广者尼古拉•鲁宾斯坦(Nikolay Rubinstein)于1866 创立。创建初期柴可夫斯基在此任教,和其他俄罗斯音乐家一样,柴科夫斯基为学院的发展做出了卓越而伟大的贡献,后为了纪念柴可夫斯基,更名为莫斯科国立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

 

  莫斯科国立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是目前世界最优秀的音乐学院之一,欧洲音乐学院联盟成员。作为世界一流音乐学府,莫斯科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广纳世界每个角落的有才华有潜力的音乐学子,培养了无数世界舞台级的音乐家,并因此被人们誉为音乐界的神话,在古典音乐界里具有重要地位。

 

  学院培养出了一大批享誉全球的音乐家,包括斯波索宾,斯克里亚宾,普罗科菲耶夫,拉赫玛尼诺夫等,还有我国著名老一辈杰出音乐家有钢琴家刘诗昆、著名指挥家郑小瑛等。

 

  百年名校,百年乐团

 

  莫斯科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已经建校152周年了,其交响乐团是莫斯科国立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唯一下属交响乐团,是学院乃至俄罗斯人引以为豪的百年乐团,乐团成员均是由莫斯科音乐学院管弦系的精英组成的。

 

  乐团成立初期,在格里高利.鲁宾斯坦的严格训练和管理下,经常在沙俄皇家音乐协会组织的活动中演出。乐团曲目涉及广泛,特别是柴科夫斯基的各类作品,包括柴科夫斯基歌剧《叶普盖宁.奥涅金》、钢琴协奏曲和交响曲等。因此,乐团成为全球最具权威演奏柴可夫斯基音乐作品乐团之一,享誉欧洲。

 

  俄罗斯一代又一代伟大的音乐家为着乐团的发展投入了毕生的精力,包括萨丰诺夫、格罗万诺夫、梅里克-巴沙耶夫、马苏洛夫、拉泽列夫、布雷泽、罗斯特罗波维奇、康特拉勋、列文涅、科达严科、斯威特兰诺夫和罗日杰斯特文斯基等。2009年,俄罗斯著名指挥家维切斯拉夫.瓦列耶夫接棒担任莫斯科国立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交响乐团的艺术总监及指挥。

 

  闪耀光芒的指挥家

 

  莫斯科国立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交响乐团现任指挥兼艺术总监是俄罗斯著名指挥家维切斯拉夫.瓦列耶夫,毕业于莫斯科国立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

 

  他的指挥,有着俄罗斯人特有的激情与洒脱,也有西方古典的细腻与浪漫。他曾在第八届意大利安东尼.彼得罗迪国际指挥比赛,第一届乌克兰斯杰凡.图鲁切克国际指挥比赛,第一届保加利亚 格纳迪.罗日杰斯特文斯基国际指挥比赛等重大国际比赛中获得大奖,是“罗日杰斯特文斯基奖章”、“罗斯特罗波维奇访问学者基金”、“为艺术贡献勋章”的获得者,他曾参加多个国际顶尖音乐节如:“金面具”音乐节、“莫斯科之秋”音乐节、“贵族季”音乐节、“十二月之夜”音乐节、第三届芬兰-俄罗斯音乐节、第一届韩国-俄罗斯青年音乐家音乐节等,并被乐评论家们称为:“一位闪耀而活跃的俄罗斯指挥家”。

 

  这次来中国,除了老柴《第一钢琴协奏曲》之外,他还将带来老柴另一部具有深远意义的《第五交响曲》,这部写在《悲怆交响曲》之前的作品,暗示着作曲家探寻人生,与命运斗争的深刻思想表达。

 

  “让音乐成为一座桥,这边是中国,那边是俄罗斯”

 

  本次音乐会演奏《降b小调第一钢琴协奏曲》的是毕业于俄罗斯莫斯科国立柴科夫斯基音乐学院的钢琴博士、青年钢琴家鲁超。作为一名中国人,鲁超已在开过多场有关于俄罗斯作品的音乐会,音乐轨迹遍布世界各地。从学生时代开始学习,到博士毕业回到祖国,他有着和多个乐团在不同国家合作演奏“柴一”的经历,其中包括莫斯科国立交响乐团、上海爱乐乐团、乌克兰国立交响乐团等。多次的演出让鲁超在不断超越与蜕变中成长成熟,可以说,“柴一”记载着他音乐生涯中每一个脚印,见证着这位钢琴家的诞生。

 

  对于“柴一”,鲁超还有着一份特殊的情感和体验,因为这次和自己母校的交响乐团在自己的祖国合作老柴的“柴一”,是第一次,意义非凡。他说:“以前在莫斯科弹这部作品,我告诉自己,我是中国人,一定要弹出中华民族的自豪感和自信心,让俄罗斯人了解中华文化的伟大内涵;后来我在中国弹,和中国的交响乐团合作,我希望用自己在俄罗斯学习的体验去表达,让更多的人了解俄罗斯的音乐风格,人文特征,让没有去过的人通过音乐就能感受到那片土地的魅力与神奇;现在在自己的祖国和自己母校的交响乐团合作,不论是感情还是技术,都是一种新的尝试、新的融合,新的感受。我最想要的是:让音乐成为一座桥,这边是中国,那边是俄罗斯。”

 

  继承传统,融合,创新,在音乐中传递、分享,这不正是音乐家的职责所在吗?

 

  让我们一起期待这场跨年音乐盛世,一起感受中俄音乐文化的交融,品位最原味的老柴,记得,就在中国,我们等你!

 

海报_副本.jpg

 

责任编辑: 程雨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