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你”也许是如今年轻情侣最常说的情话,然而,对于已经年过古稀的他来说,最浪漫的话已不是“我爱你”,而是“我习惯身边有了你”。40多岁时爱妻突患疾病,从此成为植物人瘫痪在床。也就是从那时候起,他再没离开过妻子一步,承担起照顾爱人吃喝拉撒的一切生活起居,至今已经26年。他就是亳州市谯城区彭马社区谢园村村民蔡广远。

  瘫了又咋样,她仍是我的妻

  2017年2月16日的午后,阳光照进谯城区彭马社区谢园村28号的一个小院儿里,映的小院儿暖烘烘的。院子的几根铁丝上挂着几排刚洗好的衣裤和尿布,72岁的蔡广远努力的伸直已经弯曲的腰背,试图将尿布理的平整些。身边小屋的床上,睡着的就是他的妻子,同样72岁的姜占兰。

  从46岁患病成为植物人瘫痪在床,姜占兰在床上躺了26年,蔡广远每日帮妻子喂饭、擦身、洗尿布......的动作也就重复了26年。“以前还能把她抱到院子里,晒晒太阳吹吹风,现在我老了,腰也弯了,抱不动了,只能委屈她经常在屋里呆着了。”蔡广远说。

  1991年5月份,46岁的姜占兰忽然感觉到晕眩不适,随之开始晕倒。家人赶忙将她送到医院,四处求医仍没查出确切病因,只怀疑是扩散性脑炎。从那次晕倒后,姜占兰就再也没有清醒过。为了给姜占兰治病,花完了所有的积蓄,病情仍不见起色,慢慢成了植物人。

  “生病后的那一年,在一名中医的针灸治疗下,她稍微清醒了几天,能说几句话。”蔡广远说,妻子刚能勉强说话,就断断续续的蹦出几个字,让给她一瓶农药,她不想拖累我。“我当时就给她说,瘫了又咋样,不仍是我的妻吗?是我的妻,我就得照顾她一辈子。”就是凭着这个承诺,蔡广远这一照顾就是26年。

  我不懂啥是浪漫,凭的就是良心

  没什么惊天动地的誓言,只有相濡以沫的每一天。稍微年轻点的时候,蔡广远就骑着一个老式三轮车,把姜占兰带到自家的地头,夏日安顿在树荫下,冬日停放在阳光下。自己则在用以谋生的地里劳作,每隔一会儿,跑回地头看看,给妻子喂点水,换换尿布,再回去继续种地。夕阳西下,两人骑着三轮车回到家中。

  “后来我老了,没有力气种地,也没有力气抱她出去了。”蔡广远说,幸而有政府的补助和孩子们的照顾,让两人维持生活。正说着话,蔡广远听到屋内的妻子咳嗽了几声,立刻转身颤颤悠悠的向屋内跑去。

  因为近日天气忽冷忽热,姜占兰有些感冒,除了一日三餐外,喂药也成了蔡广远的一个任务。“她现在吞咽功能也有些退化了,每天给她喂饭,喂水就要花费几小时,所以我们一天都在吃吃喝喝中过完了。”

  蔡广远一边说话,一边端着一个底部已经发黑的铁饭盒,尝尝温度后给姜占兰喂了几口水。看着发黑的铁饭盒,蔡广远解释到,这是因为妻子吞咽功能退化严重,水和饭吃几口就凉了。他只能一遍又一遍的把饭盒放在屋内的煤球炉上加热,时间久了,饭盒也被熏黑了。

  只要有一口气,就要伴她走到底

  喂完水,蔡广远又开始帮妻子翻身,更换身下的尿布和裤子。“瘫痪病人最怕生褥疮,必须一两个小时翻一次身。”蔡广远说,即便是夜里,他也会每两个小时起身一次,给妻子翻身换尿布。最初还专门买了一个闹钟,现在早已形成了生物钟,不需要闹钟的叫醒,也会两个小时醒一次。

  在蔡广远的静心照顾下,他们的家中,闻不到丝毫的异味,只有清洗尿布衣裤留下的洗衣粉的清香,随着微风慢慢散开。儿女也曾多次要求过,承担起照顾母亲的责任,可每次都被蔡广远拒绝了。“他们都有他们的家,日子过的不容易,更何况谁照顾都没有自己来的顺心。”

  “以前从没见过父母牵手,谈论过爱情,但自从母亲瘫痪后,父亲从没离开母亲身边超过半小时。”两人的二儿子红着眼眶说,老一辈的爱情没有甜言蜜语,但他们却早已成为彼此最重要的人。

  看着躺在床上的姜占兰,蔡广远常常对来人说,只要有一口气在,都要陪妻子走到底。“你看我老婆现在的样子,70多岁了皮肤还又细又白,就知道她年轻的时候有多美了。”说完这句话,蔡广远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少年夫妻老来伴,执手相看两相依。”正如他们的儿子所说,老一辈的爱情,一路走来,不离不弃,早已成为了彼此的家人,也给了爱情最完美的诠释。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