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已有一个多月,然而朱女士带着患有自闭症的女儿笑笑(化名)来到合肥市蜀山区某私营自闭症康复机构,最终却因“学生太多、老师太少”被婉拒。数据显示,自闭症的发病率已经达到1%,在我国可能有超过1000万的患者。在合肥,目前相关机构在训孩子超2000人,在岗成熟老师却不到300人。从全省来看,在岗老师只有4000人左右,缺口甚至高达2万人。然而,由于自闭症行业的特殊性,自闭症康复训练机构很难留住人,两三年通常是转行的高峰,自闭症专业康复老师匮乏成为该行业亟待解决的普遍问题。
 
  A现状:自闭症特教老师“一师难求”
 
  至爱阳光学校是一所私立自闭症儿童康复机构,徐艳宏这边刚刚下课,得了几分钟空闲,又跑上跑下装开水,再给每个孩子的杯子倒上。“水要先给他们倒好,晾在一边,孩子们渴了就能喝了。”徐艳宏带的是托班,家长完全放手,她得全权负责这些孩子在校期间的安全。
 
  “课间除了打水,还要看孩子,他们会出去玩,和普通孩子不一样,离不开人。”上课了,徐艳宏的嗓子是哑哑的,但还是提足了气跟孩子们互动。“同学们,我是不是王老师?”有的孩子会答“不是,你是徐老师”。有的孩子则不会。
 
  “这就是自闭症儿童与普通孩子的不同,他们分不清你我,语言表达能力差,有社交障碍。”40分钟的游戏课,徐艳宏满头大汗,她一人带着六个孩子,着实费力。
 
  “老师24人,学生却有一百人。而近年来自闭症儿童的增长速度却远远大于老师的增长。”合肥至爱阳光学校教学主任王莹告诉记者。王莹是机构内少有的工龄超过10年的特教老师。“用一个数字来说明吧,11年前,我刚从特教专业毕业,那个时候自闭症儿童的比例是万分之一,现在是百分之一。”
  
  在合肥市春芽残疾人互助协会也同样面临专业教师难求局面,“目前老师50人,学生200多人,成人班学生40人。”该协会副会长王夺说,通常做到三到四年,教师会大范围跳槽。

  B数据:现有机构老师学生比例1:8,缺口大
 
  自闭症特教老师匮乏究竟是个例还是普遍现象?对此,江淮晨报、江淮网记者咨询了合肥市残联原党总支专职副书记、合肥市孤独症康复协会会长李全志。
 
  “全市各种社会机构在训自闭症孩子超2000人,但在岗成熟教师只有300人不到。通常比较合适的师生比例是1:4,而合肥市普遍已经达到了1:8,有的机构甚至还在1:8以上,缺口非常大。”李全志表示,待遇差,压力大,环境不好是特教老师缺口扩大的最主要原因。“老师们时间做长了,心理压力承受不了,不就得离职么。”
 
  此外,李全志告诉记者,合肥市现有18所自闭症专业机构,均属私营,全市仅3所公立特教机构,其中还不仅包含自闭症,还有其他类型残疾儿童,“因此私营机构承担了社会80%以上的自闭症儿童教育,但老师的待遇却有很大差距。”
 
  这一点也得到了机构专业老师的认同。“由于私营机构聘用的老师没有编制,享受不了教师的福利政策。”徐艳宏说。王夺也表示,特殊教育专业的毕业生们更在意编制,他们选择民间机构就业较少,民办机构存在前景不明的缺点,确实留不住人。“薪酬低,福利待遇又不好,每天面对特殊孩子教育,老师心理压力大,很容易流失。民间机构下一季招聘特教老师难,与这种现状又形成恶性循环。”
 
  C高校:招生难,一年特教班仅四五十人
 
  作为一名自闭症行业的“老教师”,王莹也是正规科班出身。如今,当她每年再回到母校招聘时发现,一个专业仅有的四五十名学弟学妹会很快被各个特教机构一抢而空。“我们今年也去招了五个人,只能留下来两三个。”
 
  合肥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是全市少有的具有特殊教育专业的学校。该校特殊教育教研室主任张宏兵告诉记者,目前学校有一个特教班,48人,除了基础课程,还有一些关于自闭症早期干预、听障等方面的课程。
 
  提到学生毕业后的去向,张宏兵表示,大多学生还是会选择去特殊教育机构,公立学校需要考试才能有编制,而这个数量也是很少的。对于目前社会上特殊教育缺口问题,张宏兵表示,目前全省在岗特教老师有4000人左右,缺口达1-2万人,但是高校的特教专业非常少,“这个专业难招生,主要还是跟见实习单位限制,学校资源限制有关。”每年,一个学校培养50个左右毕业生,很快就会被各个机构一抢而空,对于社会上的特教缺口,仅仅是杯水车薪。
 
  对此,王莹也深有同感,“很多老师在我们机构待两三年就离职了。我刚进这行月薪只有1000块钱,现在到了管理岗位,一个月4000块钱,虽说是管理岗,但所有一线老师做的事我也要做。”
 
  D门槛:社会机制欠缺,几乎零门槛
 
  想要招聘或留住一个特教老师如此困难,究竟成为一个自闭症老师需要哪些要求呢?从残联老领导到孤独症康复协会会长,李全志在这个领域可谓是名副其实的专家。自闭症儿童需要什么样的特教老师,老师需要经过什么样的培训才能上岗,他再清楚不过。
 
  “零门槛。”李全志的话让记者吃了一惊,而他所指的“零门槛”并非没有门槛,而是现在的社会机制还达不到设置这样的“门槛”去招聘特教老师。“大型的机构好一点,很多小机构招不到老师,来了一个人培训个十来天照样能上岗。”李全志说,从自闭症儿童康复治疗角度来看,这样的“零门槛”是很危险的行为。
 
  “科班出身,专业培训,实习评估。”这三点是李全志认为当下自闭症专业老师上岗前的硬性要求。然而多年的经验告诉他,当今社会特教专业毕业生流失率高达70%。“干一段时间,没有激情了,这个工作又没有保障,根本干不下去了。”
 
  针对特教专业老师缺口现状,李全志建议,对于承担大多数特殊儿童教育的私营机构给予政策支持,从而提高老师待遇。同时政府可加大对高校特教专业能力培养,增加社会评估系统,从根本上解决这一问题。
责任编辑: 黄如月